几个月不见,她身体rì渐消瘦,不仅仅是因为水土不服的问题,更是因为近些天来持续的工作压力将她身体压垮了。[~]

    当初在罗平给其治疗完毕之后,就立马赶往了上海,想要在上海闯出一番事业来,初来乍到的时候,虽然资金并不是很充裕,人际关系也不多,但是因为努力工作,和之前的工作经验,司业绩到是慢慢上去了,但很快她就遇到了一个难题,他的主要客户在上个星期突然给她发了封邮件,表示不在购买她的产品,这一下子让她的小公司举步维艰。

    本来答应给员工发年终奖,可是现在公司都生存不下去了,何来钱发,于是很快就有数名员工自动离职回家了,现在整个公司也就两人,除了她另外一个还是熟人介绍过来的。

    在外面连续跑了几次之后,还是没有拉到活,祈芸已经有些奔溃了,就在昨天晚上前公公都还打电话过来询问她关于公司的问题,结果强烈的自尊心让祁芸没有说出实情,放弃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哎,原本以为逃过了死亡的魔抓能够在片土地上重生……”祁芸看了看深蓝的大海,轻吁一声道:“丈夫没了,公司没了,老天爷这是让我选择离开这片土地啊。..[~]”

    ……

    当罗平从睡梦中醒过来之后,刚好飞机到了上海,罗平搓搓有些冻木的脸颊,然后深吸一口来自上海的冰冷空气,给自己提提神。

    原本罗平以为上海会非常热闹,可是从机场出来之后,到是发现大街小巷都比较的冷清,跟江城的情况基本上差不多,只是建筑风格有一些不一样罢了。

    就在这个时候宋玉影就像是在罗平身上安装了定位系统似的,立马又发过了一条短信,将祁芸的公司地址以及近况简单的介绍了一遍。

    罗平兴奋不已,赶紧拨电话过去,结果跟上次一样,对方已关机,气死罗平了,暗暗发誓等下次抓到宋玉影之后,一定要好好将她……哼哼!

    按照手机中的地址,罗平一个人穿梭在上海的大街小巷之中,今天已经是腊月二十七了,还有一天就要到除夕,罗平总感觉又回到了小时候,那个时候每到过年他看到别人一家团聚就特别的不舒服,总感觉心理少了点什么。

    “哎,不知道祁芸现在在哪里,又会有什么样的感受。”罗平发了一通牢sāo之后,继续钻进人力三轮开始往上海小商品集散地赶去。

    ……

    天气越来越冷,渐渐的开始飘起雪花来,祁芸看到护栏上面飘落的雪花一闪即逝,心中止不住的一阵悲凉,小时候她最喜欢看下雪了,可现在她看到的只是一个浪子瓢泼在外的种种艰辛和不易。

    “回去,我又能回到哪里去呢?”祁芸舀出手机翻了翻通讯录,最后惨笑一声直接将电话扔到了沙滩上,很快一阵海浪打过来,将手机卷入到了大海之中。

    “嘿,都这么大的人了,难道不知道要遵守公民最基本的素质吗,怎么乱扔垃圾,特别是这种有辐shè有害身心健康的电子产品……”罗平絮絮叨叨说个没完,最后抱着胳膊在那里傻乐,当然他乐的不是刚才这番话,而是高兴自己在机缘巧合之下碰到了祁芸。

    “是……”祁芸之前还没有反应过来,可是当她刚刚喊出第一句话的时候,就立马回味过来,赶紧一低头一转身,然后拖着行李箱就跑。

    于是一个女人,一个男人,一个跑,一个人追,上演了一番上海滩追逐大战。

    要是罗平真心想追,绝对几步就能将祁芸给追上,可是罗平偏偏放慢了脚步,每次要赶上的时候就故意在拉开一段距离,如此反复几下之后,本来还一肚子委屈的祁芸竟然变成了一肚子怒火,在转弯的一个路口突然停住然后瞪大着通红的双眼看着罗平,那眼神似乎要将罗平给吃了。

    “我都说了不认识你,你为什么还要跟着我。”祁芸说着说着满肚子心酸一下子涌上了心头,一下子坐在了行李箱上,捂住脸颊痛哭道:“你故意要看我的笑话吗,罗平,我看错你了,呜呜……”

    祁芸也不知道为什么看到罗平之后,越发觉得自己很丢人,刚才她都一种想要跳海的冲动。

    罗平笑了笑,然后一屁股做到了石凳子上,下面海水不断拍打着乱礁,传来噼里啪啦的声音,到时让这yīn冷的天气显得热闹一些。

    “我找你可是找了好长时间,现在终于找到你了,刚才要不是对面清洁阿姨提醒我,我都差点错过,这说明我们还是非常有缘的。”

    “你就继续嘲笑我吧,将我现如今的生活告诉所有人吧,你们就都尽情的嘲笑我吧,我已经不在乎了。”祁芸一下子从站了起来,作势要跳海,可罗平一上来就坐在其对面早就将跳海的路给封死了,祁芸根本就过不去,结果惹得祁芸惊叫连连,不断用粉拳在罗平身上拍打。

    “都多大的人了,你看别人都在看这里呢。”罗平指了指街上正好奇看过来的几位扫地大妈,乐道:“好了,哭也哭累了,打也打够了,现在该回去了吧,你公司现在还有一个员工在等着你回去呢。”

    “你,你去我公司了?”祁芸抹了把眼泪,似乎被罗平给提醒了,翻出手中刚刚借过来的两千块钱,沙哑道:“罗平,我知道这一辈子我欠你很多,既然已经还不完了,那干脆就在摆脱你一件事。这两千块钱麻烦你帮我给那位小姑娘,同时告诉她,我公司一切值钱的东西都可以让她舀去卖掉,我再也不会回去那里了,让她自己保重,我对不起她。”

    “我才懒得帮你这个忙呢。”罗平气呼呼道:“怎么还会有你这种人,明明欠着别人东西不还不说,还又要别人帮忙,就连三岁小孩都知道,有借有还,再借不难,你说我说的有没有道理?”

章节目录

财色兼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灌江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寂寞成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寂寞成灰并收藏财色兼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