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得好!”

    李允大吼一声,双手一搓,就是一道惊雷炸响。

    从双手表面,到小臂胳膊,继而衍至全身,道道雷纹蔓藤似的遍布上下。

    身躯相比正常状态,膨胀了一圈,脸上像是戴了一张狰狞面具,哪还看得出原本五官模样。

    李允本来就身形高大,这样一来更显得有些笨重,只是动作起来,依旧是迅如奔雷,哪里有一丝的笨拙。身形挪转间,更有丝丝雷光跟随,平添几分威势。

    “破魔金雷罡身!”

    荆十方脑海中第一时间闪过这门大名鼎鼎的炼体功法,目露诧色。

    祭三清五帝,拜九天雷神,采日月精华,锻无敌罡身。一切邪门鬼祟、魑魅魍魉都被它所克制,金雷鸣响,等闲魔法顷刻即破。

    而且这门炼体功法有别于其他的是,修成者会带有掌控雷电的能力,弥补了一般体术修炼者远程攻击手段不足的缺陷。

    不过破魔金雷罡身对于修习者的要求极高,不是对雷法有着天然亲近之力的武者根本上不了手。

    而这种人,修炼雷系功法,同样是事半功倍。

    一直晓得李允在体术上了得,没想到居然是习的破魔金雷罡身,将来前途未必比吕白凤差了。

    伸手向着银鞭抓去,噼里啪啦的一阵爆裂声,掌心爆起无数火星,一串串细小电蛇穿梭,往银鞭尾部冲去,把整根鞭子都映的电光通彻,近乎透明。

    银鞭猛地一窜,以近乎不可能的角度溜了出去,划了个圈,一股柔和但无法抗拒的巨力推开,李允闷哼了一声,竟是向后退了小步。吃了个亏。

    大摔碑手!

    大惊雷手!

    紫电擒龙爪!

    李允嘶吼了一声,放开手脚,将自身修习的数门五品武技一一施展开来,变幻随心。连贯自如。

    他所修武技,全是围绕着破魔金雷罡身而来,不是同这门炼体功法极为相配,就是相辅相成,可增长对敌杀伤手段。

    漫天拳影,景卫并不慌张,手中银鞭用力一甩,就是一声清冽破空脆响,将一道拳影如泡沫般的击碎。

    一时间,只闻连绵鞭声。景卫身形更是在拳影中穿梭,如同一条灵蛇。

    这兔起鹘落的数个回合,惊心动魄,作为一个旁观者,荆十方都看的是啧啧称叹。

    唰!

    景卫背后。蓦地是长出了一对宽阔羽翼,青色翎羽似瀑布般的垂了下来。正上方还有一个细长的蛇头升起,左右摇摆,椭圆形的褐色蛇眼中流露出阴鸷凶戾的神色。

    阴阳腾蛇十二翼!

    细长蛇头出现,荆十方就是眼睛一亮,这真元羽翼他怎么可能不认识。取远古神兽十二翼腾蛇之形所创,十二翼展开。遮天蔽日,风驰电掣,甚至能穿梭空间,且有无穷毒雾萦绕。若主动驱使,方圆百里之内等闲活物触之即死。

    “不对!就算是刚入门的阴阳腾蛇十二翼,也该是有三对羽翼。怎么都不会只有一对!”

    不提阴阳腾蛇十二翼这门身法武技已经有近百年未曾听说有人习得,只是羽翼数目就完全对不上。

    “是伪.阴阳腾蛇十二翼啊,没想到这个景卫藏着的身法武技是这门。种子选拔的时候藏藏捏捏的,不肯在大家面前展露出来。”麋绍有些不满的嘀咕着。

    对了,是伪.阴阳腾蛇十二翼!

    被麋绍一提醒。荆十方恍然大悟,自己居然是忘了高品武技还有伪式一说。

    不少高品武技散逸缺失,或是为了降低修炼难度,就有了种种伪式的出现。

    例如,阴阳腾蛇十二翼高居二品身法武技,在一品身法武技几乎等同于神话传说的东皇大陆上,已接近于顶峰。而伪.阴阳腾蛇十二翼,仅仅是四品身法武技。

    景卫身形滑出一道诡异的弧线,伴随着嘶嘶的蛇鸣,近乎奇迹的直接出现到了李允身后。

    蛇头长长伸出,狠狠的向着李允腰间啄去,蛇吻之下,像是要拦腰一口咬成两截。

    “啊!”

    这等危急时刻,李允猛地一捶自己胸口,一口精血喷出,双手飞快的结出数个法印。伴随着两声充满生机活力的雷鸣,腰部整片皮肤都铺上了一层网状雷纹,同时这一部位的几块骨骼绽放出了刺眼电光,隔着身体依然是清晰可见。

    眩光雷骨!

    破魔金雷罡身以及雷法一系的全部炼体功法,修炼到最后,一身骨骼都会渐渐演变成眩光雷骨。

    比寻常身躯坚硬数倍以外,每一根眩光雷骨中都蕴有一道雷法,数百雷法同时催发,堪比最顶级的秘技,震天动地,山崩地裂。

    雷系炼体功法越是高品,修炼至圆满,就能将越多的骨骼化为眩光雷骨。

    李允在破魔金雷罡身上的成就,离着眩光雷骨还有十万八千里,但他以精血法印催动,营造出了临时性的两块眩光雷骨。

    嗤!嗤!

    两根分叉电光刺出,正中腾蛇的两只羽翼,仿佛是洪炉点雪,一下就融化分解了开来。分叉电光余势不止,继而轰上了景卫胸膛,整个人就同脆弱的木偶一般,弱不禁风的飞了出去。

    但李允面上看不见一丝的喜色,血色全无,甚至是飞快的转成铁青色。

    腰部那两块眩光雷骨都失去了亮彩,被一抹惨绿侵入,斑斑点点,有一股恶臭味散发出来。那几个手指粗细的蛇牙血洞,止不住的往外流着鲜血,血液中已经开始泛出铜绿色彩。

    在被击飞之前,腾蛇之吻还是咬中了李允,将毒素送入了他的体内。

    就连大名鼎鼎的眩光雷骨,都没能抵挡住。

    若非李允炼体有成,此刻多半已是成了一具毒尸,生机涣散,肌肉僵死,魂魄浑噩。

    “哈哈,腾蛇之毒,为天下阳毒之最,我看你能够忍受到几时?”景卫得意大笑,他背后真元羽翼早已消散,扭成离奇形状的手臂勉力撑在地上,再没有动手的力气。

    李允的情况也好不到哪去。

    那惨绿毒素在不断蔓延,不过数息,就爬升到了胸口位置,让他呼吸变得急促喘息起来。但他狠狠咬牙,伸指在胸前连点数下,又是一口污血吐出,暂时遏制住了恶化趋势。

    此刻,两人都是失去了战斗力,一个两败俱伤的局面,凭着意志在坚持,比拼哪边先支撑不住,倒地投降,胜利自然唾手可得。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景卫积蓄的力量只够他把身子挪动几寸,靠在了墙壁上;

    而李允境况更糟,仅仅是止住了毒素的扩张,想要彻底祛除根本不是他自己做得到的。

    “两名弟子都已无再战之力,这局不如就算平手罢了。”丁博忍不住说道。

    腾蛇之毒,哪怕是淡化了无数倍,长时间存于体内,一样会造成不可逆的负作用。

    能够修成破魔金雷罡身,在入门弟子里也算有培养前途的,要是为了一场无关紧要的比试毁了前途,还真是可惜了。

    文宽夫爽朗一笑,道:“就如丁师兄所说,论做平局好了。”

    两场入门弟子间的战斗,不过是开胃菜,没必要穷追猛打,接下来的才是重头戏。

    “我这位师弟,性子惫懒,不肯在武学上下苦功。正好与荆师弟年岁修为都相近,就以他们两人来作为最后一场比斗好了。也好叫我师弟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的道理。”

    文宽夫对着杨瑞伸手一点。

    荆十方冷哼一声,果然如此,就是冲着自己来的。

    什么性子惫懒,无心武学,这种话他会信才是有鬼。处心积虑至此,看来是对杨瑞有着十足的信心。

    丁博和冷山对视一眼,陷入了两难的境地。说是修为相近,可一个天元境巅峰,一个阴阳镜初期,这里边有着一阶境界的鸿沟,不是那么好拉平。阴阳镜又是一重要转折点,武者跨入此境后,战力大幅提升。

    荆十方剑术不俗,可杨瑞能被赤仙侯收为亲传弟子,信心满满的带出来挑场子,自是同样不差。

    这样的对手,还想越阶胜之,难免显得有些异想天开。

    可要以此为由拒绝,依旧是称了文宽夫的心意,他大可宣称银霜侯亲传弟子惧了刚拜入赤仙侯门下没多久的杨瑞,一样是能起到诋毁银霜侯的目的。

    “好,能见识赤仙城高徒的风采,我是求之不得。”

    荆十方无惧无忧,大步坦然的走了出去。

    种子武者五大奇人?

    难得有这种修为差距不算太大的恰当武者,就算对方不上门挑衅,碰上了他都不会错过。

    自从来到大秦王朝,他还没有真真正正的战斗过一场,所接触武者要么比自己高了数个阶位,完全失去了较技的意义,要么根本看不入眼。

    借此机会,正好是能看看,他同从大秦千万俊才中挑选出来的天才武者相比,到底孰胜孰负。

    “荆兄有此兴致,我自当奉陪。银霜弟子,我亦久仰多时。”

    杨瑞推开席案走出,脚步虚浮,似是一个毫无武学根基的人走路。

    当然,不会有人因此真就轻视了杨瑞,而是目光灼灼,想要从中窥探出一二蹊跷来。

章节目录

万古永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灌江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太湖霸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太湖霸王并收藏万古永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