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即便这些什么古帝陵之中,真的埋藏着大量的宝藏,对古逸的吸引力也不会太大,那些东西就算运回了焱煌国,也只能作为一种经济储备物存在。

    至于还停留在“铜本位”甚至是“以物易物”交易模式的外界,就跟不用说了,在中容郡全面开矿的焱煌国,目前的铜产量说出去能吓死别人!

    真要把焱煌矿业公司属下那些矿点出产的铜矿石,全都铸造成这个时代惯用的铜质货币,也就是那种大金饼、小金饼,估计够把整个中容郡的家底都买回来还绰绰有余。

    古逸的态度,让姒筱诺和销绮鸢这两位拥有古帝血脉的后裔很是无奈,谁会想到,原本小小的焱煌国,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成长为了一个对古帝墟藏都毫无兴趣的强大国家呢。

    “帝陵之中也不仅仅只有金银财宝而已,各种失传的技艺,还有神通法门&无&错&小说{www}.{quledu}.{com},可都封存在其中,只要能得其一,重现古帝盛世也不是不可能!”

    姒筱诺可不希望这么些年的努力白费,淳淳善诱道:“君上可知,现今方外界的各种法门,可都是从古帝时期流传下来的?”

    这个消息倒是让古逸一愣,他对金银财宝没什么兴趣,但是对大荒世界所特有的方外术修法门很感兴趣,准确的说,是曙光很感兴趣。

    因为他发现,不少术修法门稍加解析之后,弄懂其中的原理,就可以跟他们原时空的科技技术进行一定程度上的结合,从而发挥出难以想象的效果来。

    就例如说眼下他们使用的方舟一号空天城和各种浮空飞行器上,就运用了不少大荒术修法门之中的符阵技术。

    果不其然,古逸还未说话,曙光的一双眼睛就爆射出了摄人的精光,古逸被他看的后脊梁发毛,为了以后不被曙光当成小白鼠坑,他只能硬着头皮道:“那啥时候有空,咱们想办法把古帝陵给刨了……不过话说,你们这样刨祖宗的老坟,真的好么?”

    销绮鸢嗤嗤的笑:“君上,诸如古帝陵这样的秘藏,绝大多数本来就是先祖预留给子嗣后裔,用来以备不时之需的财产,并非真正的墓葬之地,哪会有什么不敬。”

    古逸挠了挠头:“呃,好吧,不过话说,这古帝陵和娶那个颛孙汝嫣,有什么必然的关系么?”

    “这倒是没有什么必然的关系,不过为了焱煌国未来的发展,也只好辛苦君上了……”

    销绮鸢捂着小嘴笑的像只小狐狸一般:“另外,以目前的状况看,颛孙氏如果有所依仗,也就只能往玄帝陵上想了,他们必然是找到了玄帝陵,并且从玄帝墟藏之中,取得了什么能够扭转形势的神通法门或是神兵利器,所以君上若是娶了那颛孙汝嫣,未尝没有从她手中得到进入帝陵的方法的机会!”

    古逸搓着下巴就开始琢磨了,无论他娶不娶这个颛孙汝嫣,焱煌国未来必然都会跟中容郡的颛孙氏分出个我上你下,所以既然无法改变结果,那对方打来的糖衣炮弹,他是不吃也得吃,这就是一个阳谋。

    那还有什么好犹豫的,有便宜不占王八蛋,古逸狠狠一点头:“那行,那就赶紧筹备吧!既然人家赶着送闺女送家产的,咱们不接受也不好不是?”

    曙光和妫訞逸都一脸鄙视的看着他,古逸莫名其妙的摸了摸脸:“看着我干嘛……”他突然反应了过来,大伙一下子鸦雀无声,现在的问题是,谁去娶这个颛孙汝嫣?

    人家指名的对象可是焱煌国主,可真要说起来,古逸、曙光、妫訞逸,他们这“三我”都算是焱煌国主,又都不完全是焱煌国主,至于方舟一号空天城里躺着的,只保留了本源意识的本体“元我”,现在倒是担当着焱煌国主坐镇中宫的职责,反正他闲着也是闲着,可到底安排谁出面去迎娶颛孙汝嫣?

    曙光冷着脸把古逸还没出口的话给堵死了:“别找我!我忙着呢!再说你才是代摈体的核心主意识,你不出面谁出面!?”

    古逸张口结舌,下意识的瞅了一样身边的俩妹子,意思是:我都俩媳妇了!

    “我觉得,以后还有这种事,自我,你一个人全负责下来就行了,免得我们也麻烦!如果你觉得伦理上有问题的话,我可以帮你解决这个问题……”

    曙光冷着脸道:“比如说,阉了这家伙!这样就可以一劳永逸的解决绝大多数伦理问题了!”

    说着他唰的一声,不知道从哪抽出了一把寒光闪烁的手术刀,盯了在旁边看热闹的妫訞逸一眼,众人集体暴汗,妫訞逸更是下意识的一夹腿,冷汗淋淋的大怒:“我艹!曙光!你丫自己怎么不挥刀自宫?老子跟你拼了!”

    古逸抹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呃,不是这个问题好不好!再说,你把本我阉了真的好么?咱们可是一体的,到时候万一一合体,少三分之一……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啊!”

    他们哥仨在这一通的口无遮拦,把一旁的二女听的俏脸绯红,姒筱诺嗔道:“君上,介时咱们焱煌国入主中容,真的要将九府分封给那九位中容郡子么?”

    古逸想了想,点了点头:“这事我估计颛孙氏也是打着鸡蛋不放在一个篮子里主意,他们付出了中容郡王这个嘘衔,换回来了缓冲的机会,又凭白拿回了九府之地,怎么算都不亏,至于那几个货色,倒是没什么好担心的,到时候直接架空他们就是了,还真指望能重新掌控九府不成?”

    销绮鸢倒是有些担心:“目前中容九府,除了赤冥府和青山府在咱们掌控之中外,其它的府城还没有完全收复,若是介时他们借口征讨九府,向咱们讨要装备怎么办?”

    “给他们呗!咱们不是马上要把现役的装备全都淘汰掉,换上曙光的黑科技么?”

    妫訞逸搓搓下巴,突然插话道:“把那些淘汰下来的担山舰和飞剪船之类的装备汰换给他们,而且不白给,让他们打欠条,我看他们要还是不要!”

    一说打欠条,二女就一脸的古怪,估计现在中容郡的人一听到打欠条就哆嗦吧?

    “再说了!除了‘本体’这个‘元我’需要坐镇焱煌国之外,咱们这‘胎光、爽灵、幽精’三大‘分体’不是还可以各自分出‘尸狗、伏矢、雀阴、蚕贼、非毒、除秽、臭肺’等七个‘子体’么?”

    妫訞逸突然坏笑起来:“到时候,将子体分出去坐镇九府,我就不信那九个中容郡子能翻出什么浪花来!”

    姒筱诺楞了一下:“那要如何安排他们的身份才好?”

    妫訞逸也一楞,是啊,他们“三我”本来就是打着焱煌国主“胞弟”的幌子,一下子再多出二十一个长的一模一样的“兄弟”来,是不是夸张了点?

    大伙想了一想,结果那叫一个汗啊,咱家这关系忒复杂了一点!

    “那就说是堂弟、表弟、远房干弟弟!呃,就是取名字难点,古伏矢、古雀阴、古蚕贼、古非毒、古除秽,还勉强能听,古尸狗?古臭肺?”

    妫訞逸干笑道:“再说,咱们仨分出来的,不能都叫这个名吧?要不叫古自伏矢?古超伏矢?古本伏矢?听上去怎么那么像脚盆人的名字呢?”

    “把姓去了就行,直接叫‘自伏矢、超伏矢、本伏矢’。”

    古逸头疼的直接给决定了,中容郡和焱煌国结亲,这可是大事,哪有功夫在这琢磨这些小问题。

    一边派出正规的使节团,去跟颛孙氏商议结亲之事,一边开始筹备娶妃的事宜,颛孙氏毕竟是传承数千年的家族,又有玄帝后裔这个隐藏属性,什么礼制、规格的要繁杂的多。

    研究了一阵,那复杂的流程差点把古逸给逼疯了,火大的撂挑子道:“尼玛!老子是去娶媳妇,又不是去入赘,凭什么照他们颛孙氏的规矩来,来人啊!去告诉那帮颛孙氏的老家伙!就说照我们焱煌国的传统来!”

    准备给古逸当“伴郎”的妫訞逸惊奇道:“诶?咱们焱煌国有传统么?”

    “有!怎么没有?没有传统也要创造一个传统出来,反正一切从简就是了!”

    古逸没好气的道:“反正这个结亲,大伙都心知肚明怎么回事,现在中容郡外忧内患的,马上中幽大军就要打进来了,哪有时间慢悠悠的搞这些水磨工夫,没准他们比咱们更着急呢!”

    还真被古逸说中了,派去的使节团跟颛孙氏的宿老们扯了几天皮,双方达成了一致意见,就按照焱煌国的传统,一切从简,也就是放个鞭炮,摆个流水席,让中容城内的百姓敞开肚皮大吃三天,就算是普天同庆了。

    不过内部仪式,颛孙氏质疑要求按照中容郡王一系的规矩来,毕竟这位中容郡女颛孙汝嫣,是以郡王的身份嫁给焱煌国主,总不能跟纳个小妾一样,拿条被子一卷就送过去了吧?

    双方确定好流程,焱煌国这边立马开始筹备了,第一时间就往中容城空投了十万只集装箱的瓦力军团下来,投入5000万台瓦力翻修中容城。

    之前中容城可是被定军山大营那边的兵卒都嫌弃的地方,好歹将来也是“焱煌国主”和“中容郡王”联袂办公的地方,太寒酸了可不行。

    由于事先没有通知城内的居民,所以当瓦力军团开进中容城的时候,差点没把全中容城的人给吓疯了,还以为中幽的大军不知道什么时候悄无声息的打进来了!

    而瓦力军团所展现出来的建筑能力,更是让中容人惊呆了……你见过一座城在眨巴眼的功夫就被夷为平地,然后又在眨巴眼的功夫里拔地而起的场面么?

章节目录

大荒饕餮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灌江小说网只为原作者麻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麻烦并收藏大荒饕餮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