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面的话只说了一半便没有说下去,但众人瞧见蓝依流血的眸眼,便知蓝依这双眼睛是要毁了,纵然及时治疗也保不住双眼。

    木犀散本就是无色不味,可令人双眸失明的毒粉,而蚀骨散含有软骨散的成份,中毒后浑身无力,只要稍稍提气,就会气血攻心,所幸蓝依的穴道被及时封住,命是可以捡回一条……

    “你马上带她下去医治。”沐天雪蹙着眉头看了眼蓝依,跟玉面说:“尽量……保住她的眼睛……”

    玉面冲沐天雪点了点头,转头看向正在与兵卫打斗的赫宣,拧着眉头向沐天雪说:“赫宣喝了我的毒酒,竟没有中毒,看来,此人早有防备,你们要小心应付。”

    “嗯。”沐天雪抬眸看向不远处打斗激烈的兵卫的赫宣,眼眸底布满层层化不开的寒霜,随即眸中凶光毕现,身形陡闪间已掐住秦红素的脖子,“秦前辈,得罪了……”

    “唔。”

    突然被扼住喉咙,秦红素吃痛的闷哼一声,只觉得脖子一紧断喉的疼痛顿袭大脑,脸色瞬间涨成猪肝色,连话都发不出来。

    沐天雪迅速的扳开秦红素的嘴,将一颗冰凉的药丸丢入秦红素的喉咙,秦红素呜咽一声吞下药丸,充血的突兀的双眼,怔怔的瞪着沐天雪。

    沐天雪掐住秦红素的脖子飞身向打斗现场,人未到,声已到:“全都住手,谁若不从,我便杀了这个女人。”

    她声音中混合着二层内力,在场的众人都能听得清楚,不管是龙辰亦,司马珩还是看赫宣,还是兵卫们听到突然传来的声音,都下意识的怔了一瞬间,偱声望去。

    沐天雪的面容和声音皆是另外一人,身上披着一件红色轻纱,露出的颈项布满了深紫色的吻痕,当他带着秦红素落身在赫宣的面前,所有兵卫们几乎都傻了眼。

    寒风刺骨的冬夜,空中飘飘荡荡的洒落着雪白的雪花,一位容颜皎月般的貌美女子,身上竟穿的这般单薄,那娇弱的身子,仿佛随时都会被寒风卷走。

    “忆澜,你怎么来了?”看到落身在面前的沐天雪,赫宣心脏一缩,自双掌之前凝聚出一束极其闪耀的绿色光芒,绿光随着双掌间越发的庞大,最终在卫兵的震惊中,激射向重重兵卫。

    “啊……”

    “啊啊啊……”

    只听惨叫声此起伏彼伏,前排持着长抢的兵卫,竟被那团携带着强捍劲风的光芒打飞出去,飞出去的兵卫直接压倒后方的一排排人,转眼,兵卫倒了一地。

    “不是让你别出来,好好休息的么?”赫宣称着卫兵被打退时,迅速的脱下身上的貂毛滚雪球披风,立刻给沐天雪披在身上,“你身子弱,到我身后来。”

    “不碍事的。”沐天雪给了赫宣一个安慰的笑意,转眸看向泰然自若,面无表情的龙辰亦,冷笑道:“天辰帝,你的人,若敢在向前一步,我就杀了她。”

    龙辰亦瞳孔顿缩,眼眸底倏地一下升起簇簇火苗,他迈着步不疾不徐的步伐一步步走向沐天雪,唇角勾的冷笑越发的狂猖暴戾,“忆澜公主好精力,侍伺了众将军们,竟还能够下得了床行走自如,看来,众将军们很难满足你……”

    “天辰帝……”听到侮辱赫忆澜的话,赫宣怒吼一声,浑身浅幽绿光大现,顿瞬笼罩着周旁的人,他的手里不知何时竟出现一把短剑,剑柄是金色龙头,一双威严的龙眸散发闪耀的红光,猛一看,那龙眸像是活的一般。

    他握着短剑,如行如劲风,如同被激怒发狂的猛兽,带着凶戾嗜血的骇然杀意,恶虎般气势汹汹的扑杀向眸露讥笑的龙辰亦。

    龙辰亦剑眉轻挑,微敛的锐利鹰眸凝视着携着雷霆之势杀过来的赫宣和那把散发着红光的利剑,深邃幽黑的鹰眸底由远及近已被那短剑的红光映满,竟似血光满天。

    眼见短剑携着强捍威猛的力量快要疾刺到他的胸前,他渐身戾气爆培,身形陡然闪开,堪堪避过赫宣猛烈的攻势,只见短剑与他侧开的身子擦面而过,虽没刺中胸口,却将他胸口的龙袍刺出一条长长的口子。

    一招猛击失败,赫宣收势极快,凌厉的寒冽剑刃携着刺骨的寒气,向侧身避开的龙辰亦脖子刺去,剑未到索到龙辰亦的咽喉,凌厉的剑气已索到龙辰亦的喉咙。

    龙辰亦刚躲过赫宣的猛攻,未站稳脚,凌厉的短剑再次袭来,他反映极快,脖子蓦然向后倒仰,脚下一光溜,向后滑行数百米,利剑带着锋芒的戾气从他脸面擦过,让他脸庞有种撕裂般的痛疼。

    可见,剑气凌厉有多峰芒,脚步后溜中,他大掌一挥,赤霄剑气陡然大增,周边劲风阵阵,强大的气场瞬间将他和赫宣两人笼罩在内,卫兵们自觉后退腾出场地。

    司马珩自赫宣和龙辰亦过招开始,一双怒意翻腾的眼眸冷冷的盯着赫宣中的短剑,浑身的嗜血的戾气瞬间肆放出来。

    果然,赫宣这个老狐狸耍了他,真正的璃殇宝剑,在他的手里……

    赫宣凶狠的血眸散着发野兽般凶残狠厉的红光,宛如地狱里爬出来的魔鬼,面目狰狞变形,恶狠骇人,完全看不出一丝文弱书生的模样。

    他持着短剑怒指龙辰亦,阴寒森然的冷笑起来,周身似乎旋着劲风,将他的衣袍和墨发吹的猎猎作响,“龙辰亦,今日就是你的死期。”

    “你的军队早已全军覆没。”龙辰亦锐利似剑,睥睨着怒意滔天,浑身戾气如恶兽的赫宣,冷笑道:“如今,只有你和司马珩两人,凭你们俩个人,有何能力活着走出皇宫?”

    “哈哈……”赫宣突然仰天狂笑,狰狞扭曲的脸庞上现出一条条青筋,青筯顺着脖子一直延伸到他的额头上,越发显得那张脸恐惧的吓人,“就凭你这些兵,也能杀得我了?真是笑话。”

    他狂笑时,双掌中凝聚起的光芒越发的强大,几乎照的人看不清他的面容,只能看到他身上风声大旋,衣袂青丝凌飞空中,然而,他的身子也随着掌中凝聚的光芒慢慢的升到了浮空。

    在场的众人见状,都惊的瞪大了双眸,惊恐的步步后退,他们能够感受到那强捍的气场和那诡谲的光芒,有威猛的杀伤力。

    沐天雪睁大眼睛看着赫宣,唇角扬起一抹若有若无的笑意,看来,赫宣如今是毫不保留的发挥体内的灵力,每当他凝聚灵力发挥一次,五脏六腑便会损裂一寸,直至五脏个俱裂,真气和全身血脉集聚五脏六腑,直至走火入魔,爆裂而亡!!!

章节目录

腹黑谋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灌江小说网只为原作者赵家小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家小姐并收藏腹黑谋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