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年时间过去了。

    六月是毕业的时节,山林中学整个初三年段都在举行毕业典礼,除了三六班的学生们之外。

    三六班的全体师生没有在操场,全都留在了班上。

    班级黑板正中央挂着一张大大的镜框黑白照片,黑白照片的上方挂着一朵白布花,给人一种悲伤的感觉。

    不用说,这张照片是方秦的。

    三六班的毕业典礼不是毕业典礼,而是方秦的追悼会。

    看着方秦照片上灿烂的笑容,学生们个个泣不成声,追悼会没开始便已经哭成一片。

    每个学生都准备了追悼词,可是他们发现,此情此景,他们昨晚准备的追悼词一点儿也派不上用场。

    悲伤能够传染,哭声也能够传染,整个六班变成了一片悲伤的泪水海洋。

    “你是个骗子,你明明答应我一定要回来,可是你没有……”

    郑晓芸哭得眼睛红肿得跟个桃子似的,整个人就像是个小泪人儿,无论谁看了都会揪心,为这女孩子的伤心而心痛。

    叶兰没有郑晓芸哭得那么惨,她紧咬着嘴唇,心里在不停地诅咒着方秦:“你这王八蛋,敢让我妈守寡,我诅咒阎王爷把你拉到十八层地狱里下油锅!”

    正在郑晓芸和叶兰一边哭一边诅咒方秦的时候,她们的手机忽然震动了一下。

    来短信了。

    两人下意识地拿起手机一看,发现她们的手机里是同一条短信:“来天台。”

    这是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不过两人的心同时抽了一下,对视了一眼之后,便悄悄地离开了追悼会现场。

    当她们跑到了教学楼顶楼天台上之时,她们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背影。

    是的,这个背影属于那个牛逼的极品老师,方秦。

    “你们来了。”那个人转过身来,满脸微笑地看着她们,“是不是很想我?”

    “你混蛋!”郑晓芸一把扑进了方秦怀里,呜呜放声大哭,“你吓我们,你是个大坏蛋,呜呜……”

    那个人轻轻地拍着郑晓芸的脑袋,又看了叶兰一眼,微笑道:“我说过,我的婚礼一定要让你们俩小丫头在现场。”

    叶兰问道:“你结婚关我们什么事儿?”

    那人嘿嘿笑道:“当然是当伴娘了。现在就跟我走吧!”

    三六班的学生们哭着哭着,哭累了,便接二连三地停了下来。

    这时候,他们忽然发现他们班上少了两个重要的人物。

    “咦?晓芸和叶兰呢?”众人好奇地相互看着,谁也不知道她们去哪儿了。

    这时候,他们的手机同时响了起来,里面都是同一条短信:我们去做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一个月后见。

    学生们面面相觑,虽然心里很疑惑,不过郑晓芸和叶兰什么也没多说,他们也只能等着她们俩的消息了。

    “晓芸不见了?叶兰也不见了?”岳淑和沈美玉两人找了大半天也没找到这两丫头,心急如焚。

    就在这时,两人同时收到了一条短信:“想要回你们的女儿吗?立刻来秦河市港口,迟了我可不管了。记得,不许报警!”

    两女人吓得面如土色,当即什么也不管便开着车冲向了秦河市港口。

    等她们到了秦河市港口的时候才发现,不仅仅是她们,就连张琳、张茉、岳婷婷、东方静她们也来了。

    凡是和方秦有关的女人,全都出现在了港口边上。

    “你们怎么来了?”岳淑很是好奇地问道。

    张琳也是一脸茫然:“不是你发短信约我们来的吗?说是有重要事情要宣布?”

    “我没发什么短信啊,拿过来我看看!”岳淑连忙接过张琳的手机,果然发现是自己的号码发出了这条信息。

    “我真的没发啊……”岳淑满脸凝重地看着那些女人,那些女人这才相信,真的不是岳淑发的。

    “那你们怎么也来了?”众女人反问道。

    “有人说他绑架了晓芸和叶兰……对了,那两丫头不在这里吗?”岳淑这才想起,自己是来找女儿的啊。

    “妈,我们在这儿。”港口边的一艘大船上,郑晓芸和叶兰站在甲板上,朝着岳淑和沈美玉大声叫嚷。

    众女人朝着那艘大船上望去,看到了郑晓芸和叶兰,还看到了她们身边的……

    “方秦!”看到满脸坏笑的方秦,众女人的眼泪忍不住夺眶而出。

    这个坏人,竟然失踪了大半年,害得众人都以为他死了。

    现在又突然出现,他这是想要和她们玩惊喜吗?

    虽然对方秦消失了大半年怨念颇深,可是当她们看到“失而复得”的方秦,她们便不顾一切地朝着那艘大船跑去……

    看着那艘载着众多美女的大船渐行渐远,萧挺满是感慨地朝着身边的秋山月说道:“方秦这是要去哪里?”

    秋山月依旧是一张没有表情的机器人脸:“他要一口气娶这么多女人,不跑到国外找个没人的地方举行婚礼怎么行?在华夏肯定会因为犯重婚罪被抓起来的。”

    萧挺点了点头:“确实,就算是他也不能犯法。不能去参加他的婚礼,还真是遗憾呢。不过,我结婚就不用担心这些。”

    秋山月瞥了萧挺一眼:“你要结婚了?和谁?”

    萧挺拿出一枚戒指,十分笨拙地套在了秋山月的手指上:“师父,嫁给我,好吗?”

    秋山月直直地盯着萧挺:“你确定?”

    萧挺十分肯定地说道:“我确定。”

    “好。”秋山月也十分干脆地答应了。

    “哈哈!”萧挺开心地抱起秋山月,在原地转了好几圈……

    “在那座小岛上,方秦怎么逃生?这半年他又去哪儿了?”因为方秦的婚礼,维里和亚历斯再次聚在了太平洋的一座海岛上,维里很是好奇地问道。

    “秋山小姐是个驯兽的忍者,那天他们四人跳到了海里,躲避辐射的同时她弄到了一只大鲸鱼,载着他们四人迅速逃离了那座海岛。”

    亚历斯微微笑道,“即便如此,方秦还是担心自己基因因为辐射出现了什么问题,这大半年一直躲在星条国,直到确认他的基因没任何变异的迹象,这才回国找她们。”

    维里还想问什么,亚历斯站了起来,笑道:“走吧,我们想要去见证一次一个新郎、二十几个新娘的旷世婚礼,可不要错过了这精彩的场面。”

    (完本感言:

    两年了,这本书终于结束了。

    这两年来,生花痛并快乐着。

    痛苦,是因为码字真心是一份劳心劳力的活儿。或许,我一章大家两三分钟就看完了,可是生花要码上一个小时。

    劳心,劳神,肩膀、脖子、腰都因为久坐而痛苦不已,想不出情节的时候更是像得了焦躁症似的,整个人烦躁不安,很难受。

    身心俱疲。

    可是生花也很快乐,因为生花这本书因为各位可爱书友的支持而取得了一定的成绩。看着我的书得到了大家的认可,生花自然很开心。对于一个作者而言,没有什么比得到读者认同更让他高兴的事情了。

    没有你们的支持,生花撑不了这漫长的两年。生花很想对你们说一句,谢谢各位。

    不煽情,真心的。

    方秦和他的小伙伴们以及女人们陪伴了生花两年,也陪伴了大家两年,即便是万分不舍,也终究要说再见了。

    天下无不散之筵席,人生总有分别。不过生花还是希望,如果生花还在写书的话,各位还能继续陪伴着生花。

    当然,如果大家觉得生花写得不咋滴,那生花也没脸让大家继续陪伴着生花啦。

    嗯,这里说件事情,生花要休息一段时间,应该不会超过两个月。如果想要知道生花下本书何时发布,请加群70248069(七零二四八零六九),生花会在群里第一时间发布新书的消息。

    各位书友,期待你们的继续支持,下本书再会!)

章节目录

见习高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灌江小说网只为原作者生花妙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生花妙笔并收藏见习高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