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靡靡之音,让守在外头的三个男人心里羡慕的同时,也为里头那个漂亮的只因天上有的男人怜惜了起来。

    他始终是晚了一步,既然晚了一步,这次生的就一定是女儿了。

    但,有他们在,他们又怎么会让他们的宝贝女儿受丁点的苦?

    战神是真的被他们平时的言语给气疯了,才会忘了他们其实都是一家人,既然是一家人,谁都不能吃苦,谁的幸福也不能被夺走。

    要幸福就一家人幸福,要受苦就一家人去面对,不是吗?

    那年的夏天,如所有人意料一般,一个女娃`娃呱呱落地,来到了这世上。

    自生下来的那日,大家就不难看出这真的是个长得粉雕玉琢。漂亮得如同仙子一般的女娃,刚出生就已经漂亮成这样,长大之后一定不得了。

    直到看到自己的女儿来到人间,战倾城才一扫多日以来的阴霾,那双漂亮的星眸里总算染上了愉悦的光芒。

    原来所有的不安,所有的忧虑,在看到宝贝女儿之后,便再也没有了。

    什么皇族什么皇位,让它们见鬼去吧,他的女儿要过就过自己想要的生活,皇族的斗争,绝不能玷污她圣洁的灵魂。

    心里有着这么个打算,所有的忧虑也都被打散了。

    看着自己的宝贝女儿一天一天长大,从一个连睁眼都困难的小娃儿,长成一个会叫爹会叫娘、会穿着漂亮裙子在地上跑来跑去的小丫头,从前那些同情战倾城的男人,这回倒是反过来对他纷纷羡慕起来了。

    试想一下,每日里抱着与九音有几分相像的女娃儿,就如同抱着自己的娘子一般,这简直是一件幸福得叫人差点滑落英雄泪的事情,而他们却要每隔数夜才能抱到自己的娘子,哪像战神那样,每日里都能抱到?

    抱着女儿还能又亲又啃,抱着儿子可以么?

    又是男儿身,搂搂抱抱神马的,简直恶心死了。

    正因为如此,回头看着自己的儿子,越看越觉得一个个都长得奇形怪状的,一点都不可爱。

    尤其那五官,越长越粗糙,很明显不如人家战神的女儿精致,这样想着,便又对自己的儿子更加嫌弃了起来。

    以至于几个宝儿每每看到粉`嫩嫩的贝儿时都羡慕不已,只恨自己身为男儿身,这儿子什么的,爹不爱娘不疼的,也不知道为何要把他们生了下来。

    不过,几个儿子的思想都比一般的孩子要早熟,看着自己的妹妹,除了喜欢还是喜欢,并没有半点妒忌之意。

    每每看到自己的亲爹盯着人家小女娃两眼发光只差没当场流口水的时候,他们总是会适时提醒自己那不要脸的老爹,这妹妹是属于倾城爹爹的,他们想便就再去找娘吧,说不准娘的肚子再争点气,还能为他们各自生个妹妹出来玩玩。

    不过,九音这次却让所有人失望了,生下几个孩子之后,这肚皮几十年以来就再没有过动静。

    当然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那年,大宝八岁余,二宝和三宝刚满六岁,贝儿才不过四岁多点,某日,皇宫里忽然传来了几声尖叫。

    尖叫是从不同的寝房里传出来的,没过多久,四海清扬神色慌张地从寝房里奔出来,抬眼便见流云手里拿着同样一封书信,两人互视了一眼,正要说话。

    另一个寝房里,无忌和青瞳拿着一封书信心慌意乱地奔到,青瞳急叫道:“不好了,陛下和四位帝君离家出走了,还带上了殿下和皇子们。”

    四海清扬脸色一沉,这事竟是真的,人真的就这样离开了,把这个烂摊子丢给他!

    什么传位于他,这种话也能随便说的吗?

    但不管他有多惊讶,一直在陛下`身边管事的曹公公已经在一众太监和宫女们还有在侍卫的拥簇下,施施然进`入这座院子。

    来到四海清扬跟前,所有人扑通扑通跪了一地,齐声道:“参见新君陛下,新君陛下,这是前陛下特意打造的龙袍,请陛下换上,随老奴一道上朝。”

    看着那套被他捧在手中的龙袍,四海清扬整张脸黑得如夜晚的天幕,就连如画一直在身旁安抚着,也抚不平他心里那道沧桑。

    这些小娃儿实在太不像话了,居然就这样把这摊子丢给他,自己拍拍屁`股轻松走人。

    天底下哪有这么无耻的陛下!哪有这么无耻的帝君!

    该死的,早知道他就先他们一步,离开了皇宫离开沧都再说,早答应过要带如画去到处游玩,云游四海的,这下,可怎么办?

    这厢皇宫里头一片阴沉沉的雾霾,那厢,九音和四位夫君带着他们的孩子们急急忙忙赶到海滨城池,那里,早有一艘特造的战船在等着他们。

    看着站在甲板上那个标致的美人儿,九音眉眼大亮,丢下一众夫君孩儿们,脚下轻点一跃上船,兴匆匆来到她跟前:“我终于见到你了,你这家伙,这么久不见,身材还能保持得这么好!”

    “彼此彼此。”凌夕也抡起一拳捶在她的胸前:“生了四个孩子,这里还这么有料,保养得不错嘛。”

    “那是当然,这叫天生丽质难自弃。”

    “少恶心。”

    另一头的港口上,三个兄长前前后后护送着自己的公主妹妹迈步踏上踏板,乍眼看去,四个人队列整齐,又都长得出色,真是羡慕死不少人。

    楚寒把他的小女人搂在怀里,看着齐刷刷列队上船的四个小人儿,忍不住浅叹道:“这哥哥妹妹什么的,真有爱。”

    “怎么?你嫌我是贫瘠的土地,这么多年只给你们生了个笑笑吗?”凌夕抬头瞟了他一眼,眼底明显写着不悦。

    楚寒眼底羡慕的光芒一敛,忙赔笑道:“有笑笑足已,外头风大,我们进去吧。”

    至于四个小娃儿,刚上船了之后,身后那四个出色的男人也举步踏上船板,迅速跟了过去。

    看到向他们迎来的南宫冥夜和冷清,走在前头的风辰夜一把将贝儿抱起,来到他们跟前,笑盈盈道:“瞧,这是我女儿。”

    “胡说八道,贝儿是我们的。”风慕瑾和沧海紧追了过去,一人丢给他一记白眼。

    身后却传来战倾城低沉悦耳的声音:“贝儿,到爹爹这里来。”

    “爹爹。”贝儿从风辰夜怀中滑了下来,奔到他的怀里,一把楼上他的脖子,吧唧一声狠亲了一个。

    战倾城一脸浅笑,把她抱了起来举步朝船舱走去,“贝儿长得这么好看,谁是她亲爹,想都不用想。”

    其余三人顿时黑透了一张俊颜。

    不就长得稍微好看了那么一点点么,有什么了不起的?男人又不靠脸蛋吃饭,切!

    “爹爹们,外头冷,快进来。”前头,稚`嫩的声音响起。

    “好!”

    三个虽不是亲生、却也能被称为爹爹的男人疾步跟了过去,生怕自己的女儿受半点海风的侵犯,冻着了娇`嫩的身子。

    船板上,三个宝儿再一次被丢了下来。

    二宝有模有样地摇头叹息道:“瞧吧,谁叫咱们是男儿身。”

    “谁叫我们不是最后一个生出来的。”三宝也叹息道,无奈啊无奈。

    至于大宝,在看到船舱里忽然出来了一个漂亮得只因天上有、和他们妹妹一样漂亮的女娃儿之后,便撒腿奔了过去,牵上她的小手笑盈盈自我介绍道:“我叫风慕辰,你呢?”

    “她叫笑笑。”一个长得高大颀长俊美挺拔的少年从船舱里迈出,大掌一扬把笑笑拉到自己的怀中,柔声道:“外头风大,进去吧。”

    “知道了,寂哥哥。”两个人就这样有说有笑进去了。

    甲板上,三个宝儿第N_1次被狠狠丢了下来。

    大宝儿迈开步伐急匆匆往舱里头赶去:“我们也要去护着妹妹,万一被里头那些男娃抱走,以后咱们连妹妹都没了。”

    瞧刚才那个叫寂哥哥的对笑笑的守护,很明显已经把她当成是自己的人,他们也有人可以守护的,赶紧进去守护他们的妹妹,否则他们就真的一无所有了。

    很快,不算小的船舱里,欢声笑语不断,这艘经过慕容霁阳改造过的战船,开在狂风巨浪的黑海上也能稳步疾行。

    船头冲开海浪,朝某个方向急驰而去,那个地方,叫香港。

    傍晚的时候,九音来到船头上看着黑漆漆的天际,想象着那个叫香港的地方有多美,心下便不由得羡慕了起来。

    那是凌夕的夫君们给她的爱,霸道疯狂的爱,那小女人,真的很幸福。

    不知道何时走到她身旁的风辰夜拉开自己的衣袍,把她裹在袍里,低头在她额上轻轻吻了吻,柔声道:“是不是羡慕他们拥有自己的国度?”

    九音点了点头,浅声道:“我没有来到这个年代之前,所住的地方也叫香港。”

    “你也想要一个香港吗?”

    “不。”抬头看着他,她笑道:“香港是属于凌夕的,独一无二的,我不要了。”

    风辰夜垂眸看着她写满愉悦的小`脸,“那你想要什么?”

    “我要……”她倚在他怀里,太有看着天际。

    星空如画,带着一圈朦胧的光泽,美得如梦似幻。

    “我想要一片乐土,一片让我和所有我在意的人一起幸福生活的乐土。”

    人生其实真的没有太多的追求,一个家,一片乐土,和所爱与爱她的人厮守一生,便是最大的心愿。

    他知道,他的小女人从来没有过太多的野心,一片乐土,便是她的一生。

    “好。”用力把她抱住,他低头,一吻一个誓言:“许你一片乐土,许你,绝宠一生。”

    ……

    三年后,紫川大陆大东方崛起了一个新的帝国,它面积宽广,南起东楚边境玄岳海域,北至黑海海滨,东面环海,西至巫炎赤牙边城,与西边香港帝国接壤,成为继香港之后,有一个举世瞩目的泱泱大国。

    有传说,那是一片宁静的国土,所有拥护和平、追求幸福的人,都可以在那里安居乐业,过着与世无争的生活。

    大家把这个国度称为乐土,因为这里国主爱民如子,全朝官员勤政不阿,虽不能做到人人平等,但只要有贪官污吏,总会被彻查到底。

    百姓们在这里的日子过得逍遥自在,丰衣足食。

    这片国土,有一个诗意的名字,四海之家。

章节目录

盛世谋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灌江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几世轻狂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几世轻狂并收藏盛世谋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