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天的时间很快过去了,今天夜里,就应该是神龟醒来的时候了,一夜因着答应了师傅神龟的事情,所以格外的上心,刚入了夜,便直接拎起还沉醉在傻“没顶”之中的师傅,“喂喂喂,疯丫头,我是你师傅,你居然这么,这么拎着我,让我老脸儿往哪儿搁,快,快放手,最多,最多师傅答应你不把它拿出来玩好吧?”

    “哼,话可是你自己说的,要是再让我看到你摆弄这个傻东西,我就收回去,砸烂它,卖废铁”一夜的话音未落,“没顶”再傻也没傻透腔儿,不禁在方良的手里打了个寒颤,方良可是知道自己这个徒弟不是好惹的,当下不禁哆嗦了一下,忙将手里的傻东西收了起来,一夜假装着继续绷着脸,嘴角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

    因为距离神龟苏醒还有一个时辰左右的时间,此时的南山狩猎场中已经隐匿着近千百万的修士,其中仙者神者也近百万人之多,一夜不禁咂巴下嘴,看来掌门回去也算是明智之举,只是不知道这东越皇那里师傅又有着什么样的说辞?

    方良此时正眼冒金星的看着这五只中的其中一只,那黑乎乎的家伙如今已睁开了一只眼睛,第二只马上也要睁开,估计神龟也是感知到了有无数的眼睛落在自己的身上,于是,果断的选择了将俩只眼睛都闭上,支愣着耳朵感知外面的变化。

    就在方良刚一回神儿的工夫,一夜一个土遁的符文拍在他的身上,随后身子一沉,不受控制的随着一夜的手直接来到了神龟的面前,随后一个混沌灵气笼的支撑,一夜一把拎起神龟的尾巴,“师傅,快运转灵气,吸食它”

    “噢”方良此时也没反应过来,做出的动作全是本能,本能的在一夜的指挥下运转灵气,把神龟放置在自己的泥丸宫上,本能的吸食它,本能的。。。。。。直到,发现自己身体的每一处都泛着金芒,血肉骨骼间到处是金光耀眼,这才张大了嘴,傻愣的看着一旁的一夜,“丫头,我成仙了吗?”

    “呵呵,不知道,你说呢?”一夜存心的逗弄他。

    “我,我,我也不知道”方良此时依旧云里雾里的,“我这就成仙了?”他喃喃自语道,是啊,任谁都会傻掉的,千百年的每一天里,那种思想一直支撑着这些修士们走到今天,今天,对,就今天,今天他方良终于成仙了,可是他居然一点也笑不出来,而且还咧着嘴象个小孩子一样哭了起来,哭这千百年来自己的孤独,哭这天地间,自己就这么好命的遇到了一个乖徒弟,总之,但凡他能想到的,如今都要哭一场。

    一夜知道他现在情绪激动,也不再刺激他,只是默默的陪在他的身边,看到他哭的差不多了,于是撇了撇嘴说道:“臭老头,哭够了没?象野狼嚎一样,听了半天,居然一点新意也没有,别哭了,你要是打算一会儿来人把你吃了,你就继续哭,要不然咱就快逃吧?”

    “啊?逃?对,快逃”方良这才反应过来,是啊,再不逃,一会儿那些大仙大神们再把他给吃了,所以,果断的跟着一夜飞快的向地上飞去,其实一夜也就是顺嘴逗逗他,他也不想想,人家都是大仙大神了,还吃你干嘛呢?那些不是大仙大神的又怎么能吃得了你呢?可是现在的方良根本想不到那么多,只是拼了老命的跟着一夜往外跑,要说也是一夜这丫头使坏,一边跑一边咧着嘴笑。

    终于安全了,方良抬头看了一眼四周,后知后觉到“丫头,这,这,这怎么是咱们灵修山啊,咱们怎么跑回来了?”

    “对噢,怎么跑回灵修山了?要不要咱们再跑回去啊?”一夜好笑的望着自己的师傅,想不到师傅也有傻乎乎的一面儿,还真是可爱的紧呢。

    “哎呀,疯丫头,你在骗为师,对不对?”“呵呵,师傅徒弟之间哪有什么骗不骗的,你就说我们还回不回去吧?”一夜咧着嘴都快笑成内伤了。

    “当然,当然不回去了,嘿嘿,哎呀呀,我可是看看我的小毛头去喽,哎哟,我的乖乖二徒弟,师傅我回来看你喽”一夜鄙夷的看着一走三晃的牛哄哄的臭师傅,心里暗道:哎,得瑟吧你就,转身就往山下去。

    “喂喂喂,疯丫头,你撇下师傅一个人,又要跑哪疯去?”方良看到的时候,一夜已经凌空飞了起来。

    “你好好在山上呆着吧,我回东叶城去看看”一夜一边说着,一边飞快的向前飞去,可算是把她这个师傅安全的弄回来了,有他在身边,自己就觉得浑身不舒服,好象老有一双眼睛在看着自己一样,最主要的是,师傅刚刚晋级仙体,这段时间还是好好修养的好。这一回回去,她还想弄一只半只的神龟,至于给谁?还不确准,尽管那四只她是没戏了,可是还有两只呢?如果真得不到,至少不能让地狱幽灵给得到吧?

    再回到东叶城的时候,这里正展开着一场大战,不知哪里冒出的一团团黑雾将整个南山狩猎场围了个水泄不通,此时人修个个杀红了眼睛,妖修也是露出本体参战,一夜心里一惊:难道说这四只神龟还没有人得到吗?若有胜负的话,怕是早就撤兵了吧?怎么双方还是打的这么难分难解的呢?

    一夜赶忙用自己的神识横扫了一下整个的狩猎场,刚刚扫视了一圈儿之后,心道:坏了,神龟都跑了,妈地,最慢的东西居然现在跑的这么快,亏得这帮傻小子们还在这儿瞎打呢,得,你们打吧,姑奶奶我可是撤鸟。

    就在一夜刚要转身离开的时候,突然从黑雾包裹中有个声音喊到:“夜,等等我”,一夜回头一看,是冽寒,当下浑身打了个哆嗦,这个时候,突然从身旁冲出来一个人,一把拉起她的手就往外跑,一边跑一边说道:“甭理那条赖皮蛇,咱们快走”一夜一听这个声音就乐了,臭石头居然也学会说人坏话了。

    ×××××××××××××××××××××××××××××××××××××

    那一场大战到如今已经过去三年了,地狱尊者依旧在沉睡着,有人说在那场大战之中,一夜和石头君俩个人永远的把生命留在了南山狩猎场之中,也有人说一夜并没有死,而是和石头君一起离开了那里,找了个名叫“仙蝶谷”的地方住了下来,然后,然后就没有然后了,日子就这样一天天的过着,有春,有夏,有秋,有冬,四季的更叠,人间的冷暖。有悲,有喜,红尘里的故事,天上的故事,每一天,每一晚。。。。。。

    ×××××××××××××××××××××××××××××××××××××

    石头君存了心思不让冽寒赶上来,所以跑的特别的快,加之现在他也是仙体了,所以速度自是冽寒所不能比的,眼见着一夜的身影被一个健壮的人带走了,冽寒气的一掌将围阻自己的几团黑雾打的四下纷散。他是真的不明白,死丫头为什么一看见她就跑,难道他真的就那么让她讨厌吗?

    “臭石头,现在没人追上来了,你再拉着我这么瞎跑,估计咱俩直接就跑天边儿去了”一夜停下脚步,朝着四下打量着,也不知道现在这是哪里,看着一边的石头君也正皱着眉头四下张望,突然特想乐,哎,呵呵,亏得是有个边儿拦着,要不非把人跑死不可呀。

    “夜,过这边看来”石头君此时正站在一个石碑前,仔细的打量着上面的字迹,一夜也忙走了过来,只见石碑之上刻有三个大字,还有零零碎碎满篇小字。大字写的是“仙蝶谷”;小字写的大概意思就是说某位上神偶然路经此地,见到百花盛开,彩蝶环绕,灵气充溢,故将此地起名为仙蝶谷,又简单的介绍了一下仙蝶谷的基本位置,一夜和石头君看完之后这才恍然大悟,这里可不是凡界,也不是什么妖界,魔界之类的,这里是九天一界的一隅,所谓九天,就是指天上,一界,指的是位于九天仙境的第一重,二人对视一眼,不禁暗自感叹,居然稀里糊涂的就跑到一重天上来了。

    石碑之上二人通篇看完,又深知了一些,原来此位上神是路经此地,虽然觉得很好,可是因为有任务在身,到底不能长住久居,便写下这篇文字以做纪念,另外也怕被一些宵小之辈窥去,所以临行前,在这里设下三道关卡,也告诉后来者,若有意在此居住,必要将这谷内的三样宝物拿到,每一关卡都会留有一样宝物,三样宝物凑齐,才算是真正拿到了这个仙蝶谷入谷的钥匙。

    “夜,我想留在这里”石头君抬头看着四处的风景,暖风和煦,红花绿草,灵气悠长,偶尔身边还有几只灵兔一跳一蹦的跑过,还有那么那么多漂亮的身上长着各色翅膀的蝴蝶在一起翩翩起舞,时不时的也会发现花丛里漫步的花之精灵,一个个均是浓缩版的小公主和小王子。它们经过二人身边的时候,都用着一种极其好奇的眼神打量着这一对天外来客。

    “喂,你说那两个人会成为这里的主人吗?”一个大眼睛的花之精灵朝着一边飞舞的一只粉蝶问道。

    “谁知道呢?多少万年了?也不是没人来过这里,可是到底没有人把三样宝物凑齐,我看她们也是路过的吧?”粉蝶有些漫不经心的回着话,将自己的注意力集中在一只穿着黑花色的外袍的那只公蝴蝶的身上。

    “可是我想他们成为这里的主人啊,你看他们长的多美,我喜欢美丽的事物还有美丽的人”大眼睛的花之精灵流着口水说道。

    “瞅你那没出细的样儿”粉蝶撇着嘴讥讽道,“对了,你认不认识那个穿着黑花色外袍的那只公蝴蝶?”

    “不认识,象我这么没出细的人怎么会知道他叫小雷呢?”大眼睛的花之精灵气鼓鼓的看着粉蝶。

    “什么,他叫小雷?哇,好帅气的名字啊,你是怎么知道的,刚刚还说不认识人家呢?”一听花之精灵认识那个公蝴蝶,粉蝶顿时两眼冒出许多可爱的小泡泡,仿佛憧憬着什么愉快的事情。

    “帅气吗?他娘子说他的名字傻到家了,对了,忘了告诉你,他有五十个娘子,为人花的很,你确定他是你的菜?”花之精灵咧着嘴没心没肺的笑着。

    “呵呵”一旁偷听的一夜此时也忍不住笑了起来,这只大眼睛的花之精灵还着实的可爱,“哇,你笑了耶,有没有人告诉你,你笑起来更迷人呢?”一旁大眼睛的花之精灵见一夜笑了,便知道她能听懂自己的话。

    “是吗?还真是没人告诉过我呢,呵呵,谢谢你,可爱的花之精灵”一夜面带笑意的和它打着招呼。

    “哇,原来你真的可以听懂我的话,那你会留下来吗?我喜欢你们俩个人”花之精灵用水汪汪的大眼睛仔细的打量着他们,口气里满是喜爱之情。

    “这样啊?留下来有什么好处吗?”一夜略皱了下眉头,仿佛在思考一件什么重大的事情一样。

    “当然有,当然有,我告诉你们吧,那上神留下来的三样宝物,每一样都是件仙器,这三样合在一处就是件神器,是一件可以打开世间所有一切的万能之钥。只要有了这把万能之钥,就连时光宝盒也可以打开,对了,你们不知道吧?这时光宝盒也藏在我们这个仙蝶谷里,只是我只听说它的名字,却从来没有看到过它,所以你们不要指望我能给你们提供多少的帮助”花之精灵的热情和耿直让一夜起了怜爱之心,忙伸出手,让它落在自己的掌心里,“小家伙儿,你在这里生活了多久了?”

    就这一句话,让刚刚还站在她掌心里的花之精灵嗖的一下子飞离了老远,不满的嘟着嘴说道:“有没有搞错?小家伙儿?我看你才是小家伙儿呢,恩,不过你身边的那个男子都是和我有的一拼,你个小丫头,居然还小家伙儿小家伙儿的叫我,啧啧啧,不跟你好了”

    “。。。。。。”一夜顿时脑袋上冒出几条黑线来,这就,这就不跟自己好了?还说自己不是小家伙儿?哼,小家伙。

    “喂喂喂,你,你,你快说我错了”花之精灵有些小霸道。

    “你错了”一夜撇了撇嘴。

    “不对,是要你说我错了”看一夜完全没有领会自己说话的意图,小家伙有点儿着急了。

    “好吧,你错了”一夜故作不知,伸出手捋了下自己额前的发丝,迎着一缕阳光,打量着四周静谧而又温馨的画面,继续和它打着太极。

    “我的天,我要你说的是,算了算了,不说了,没意思,不过你会走吗?我是真心的不希望你们走,这里真的太闷了,一天只知道交配的蝴蝶,总是以为自己是天下最美的灵兔,还有刚来的几只神龟,整天神神叨叨的,哎,这两天大嘴巴的青蛙说它要睡觉,这日子真的越来越没有意思了”它叹了口气,好象很懊恼的样子“如果你们答应我留下来,我就告诉你们这三样宝物都藏在哪儿”

    “噢?可是我们不想知道啊,也不知道留下来会不会被饿死”一夜当听到“神龟”俩个字的时候,突然间浑身颤抖了一下,一旁的石头君忙伸出宽大的手掌将她的小手握了起来,这个小小的动作,让一夜突然心里暖了一下,抬起头看着此时身边一脸阳光的男子正满眼都是关心的望向她,“你喜欢留下来吗?”一夜假装很认真的问。

    “不喜欢,不过我尊重你的意见,当然如果真会被饿死,我是铁定会带你离开这里的”他假装着漫不经心的样子。

    “哎呀,你们真是,别介啊,难得这么多路过的人,我都不喜欢,就喜欢你们俩个,这样吧,如果你们答应做这里的主人,并且任命我做这里的护法长老,我就把这三样宝物全送到你们的面前,这,这总行了吧?”花之精灵一脸别扭的表情。

    “噢,这样啊,那我倒是想想看,要不要分你一个护法长老,你说你今年多大了?男的还是女的?有没有婚史?修为多少?”一夜一脸臭屁的表情让石头君不禁咧着嘴笑了笑,这个疯丫头还真是厉害,三言两语之下便将这个别扭的小家伙给拿捏住了。

    “你不亏的,我其实蛮厉害,算上今天,我一共是活了二十八万年零七千六百八十,呃,再往下记不清了,反正我已经活了二十八万多年了,当然是男的,婚史嘛就不大好说,每次母花开放之后,都来找我,其实我是懒得去的,可是,你也知道,这种事情太伤人心总是不道德的,修为什么的,我是精灵一族的,多少会一些小法术,比不得那些大神的”难得谦虚了一回,一夜总算松了口气。

    “那三样宝物呢?”一夜略过前面的话,反正也掰扯不明白那个修为什么的,想想还是算了,自己也不好太拿搪,差不多就得了,没见着臭石头这儿直接捏自己的手不断的暗示呢吗?别搞太过了,否则小家伙一个不乐意就难办了。

    “好,你等我,千万不要离开,我很快的,等我一会儿,我马上就回来”说完,兴奋的打了声口哨便颤动着翅膀飞了起来,刚飞了不远又不放心的回过头来,说道:“真真的不能离开噢,我马上就回来”“去吧,我保证”一夜无奈的下着保证,花之精灵这才放心的向前飞去,一边飞着一边嘴里喊出一串漂亮的音符来。

    “夜,谢谢你,我真的很喜欢这里”石头君拿起自己掌中的小手,抚上自己的胸,放在心口的位置,让她感知到自己的快乐。

    “嗯,我也喜欢”她抬起头,笑着看向前方那大朵大朵的白朵,还有那一道七彩瀑布,那里就是流淌下来的天河水吧?只需望上一眼,便让人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仿佛那大珠小珠的都直接流进了心田里。

    而此时石头君的目光则停留在一夜的身上,那一缕阳光的色彩照在她的发间,银白的耀了人的眼,不浓不淡的柳叶弯眉,白净的脸庞,还有那双让自己时常丢魂的大眼睛,长长的睫毛象两把小扇子一样,呼煽中就把自己给迷倒了。

    “哇,好累好累”花之精灵就在二人相即凝神的时候真的就回来了,一夜二人禁不住朝它看了几眼,可是几眼过后,也没有发现什么异样。

    “哈哈,没见过我的厉害吧?上眼喽”它一边得瑟的说着,一边象变戏法儿似的从自己的怀里取出三个珠子,二人的目头当下便被这三个珠子吸引了过去,一个是黑色的,一个是白色的,一个是蓝色的,除了色彩有些变化,别的真看不出玄妙在哪里?

    看着一夜一脸质疑的表情,花之精灵叉着腰,有些不满的说道:“主人,你那是什么眼神?你当真不会不知道这三颗珠子都是什么吧?”

    “等你告诉呢?你不说我怎么知道?”一夜一脸的理所当然,“哎呀,你,你,你赖皮”花之精灵顿时有些气结,貌似他的这个新主人有些不好玩耍的啊?额,太过腹黑。

    “行了,不逗你了,我是真不知道,你既然做了本人的护法长老,就应该有这个责任和义务,知道吗?快说吧”一夜看他一副别扭的样子,当即恩威并施起来。

    “嗯,好吧,主人,这黑色的珠子是暗夜之珠,这白色的珠子是日月之珠,这红色的珠子是太阳之珠,这三颗珠子主人只要炼化了它们,就会出现一把钥之灵,凭借着这把钥之灵主人从今以后都可以打开任何的大门,只是时光宝盒放在哪里,我。。。。。。”

    “只是你不知道它藏在这仙蝶谷中的哪处地方”一夜有些调皮的接着他的话继续说了下去。

    “啊?噢,对的”花之精灵此时有些迷糊。怎么主人知道的这么多?难道刚刚是逗自己玩的吗?嗯,一定是。

    将珠子拿在手中,一夜单指滴上三滴精血,慢慢的这三滴精血渗入进珠子体内,不大会儿的时间,突然爆发出三道超强大的光芒,顿时一夜和石头君的眼前出现了三重世界,一重是黑色的,一重是白色的,一重是红色的,这三重色彩不一会儿便交织在一起,过了大约一柱香的时间,突然交织在一处的光芒消散了,三颗珠子也不见了,只在她的手心里留下了一枚晶莹透亮的海蓝色的钥之灵来。

    “现在,护法长老你告诉我,我怎么打开这仙蝶谷呢?”一夜此时一脸正经的向花之精灵问道。

    “主人,你将钥之灵放在前面的那道七彩瀑布之巅,那里就是整个仙蝶谷的入关口”看着自己的主人如此淡定,他心里暗暗佩服着,到底是自己选中的主人呢,就是够样儿。

    “走,我们一起去打开它”说完,一夜让花之精灵站在自己的肩上,然后拉着石头君的手朝着那道七彩瀑布飞了过去,随着道道轰鸣之声入耳,花之精灵此时瞪大了双眼看着自己的主人很轻松的就将钥之灵插入到了瀑布掩藏下的门里,随着更加巨大的轰响,整个七彩瀑布向两边分飞开来,正中间露出一个足有三十左右米宽的大门,门高直入苍穹,一眼望不到边,若不是从门口进入,想要直飞越上去,估计是万万不能了。

    七彩飞练分列两边,中间是宽大的门楼,上面端端正正的“仙蝶谷”三个字,此刻才真正的是华光四溢,时不时的从大门里边飘出朵朵祥云来,定了定神,走上前去,亲手推开大门,顿时万道光芒从天而下,将一夜团团围在中间,此刻成群结队的七彩仙蝶汇成长长的一张花毯,纵伸向城内,这是他们对待自己的主人最尊贵的礼仪。。。。。。

    ×××××××××××××××××××××××××××××××××××××

    “爹爹啊,娘亲怎么飞的那么快?都不知道等等小宝”一个只有三岁大的孩子此时正窝在石头君的怀里,不满的嘟着小嘴儿看向将他们落下远远的娘亲。

    “噢,没事,你娘亲去看她的师傅,怕去晚了,她的师傅打她屁屁呢”石头君满眼疼爱的望着前面疯跑的一夜。

    “那爹爹快点飞啊,我要赶上娘亲,加油加油加油。。。。。。”在自己儿子的命令下,石头君嘴角噙着一丝满足的笑意,纵身快步赶了上去。。。。。。

    ×××××××××××××××××××××××××××××××××××××

    《一路修仙》到这里就结束了,可故事里的主人公还在继续着她们各自的生活,而我们也在继续着我们自己的生活,天上,人间,人间,天上,善与恶,美与丑,有些向往,有些知足,向往着那光怪陆离的生活,纵横,飞越。知足着这每一个普通百姓的日子,快乐,忧伤,一杯茶,一篇小故事,那个午后的阳光熏暖了整个的心房,亲,问候你们。

章节目录

一路修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灌江小说网只为原作者过客孤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过客孤旅并收藏一路修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