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我先去收回令旗,撤去大阵。”跟自己哥哥说一声,仲孙莲霞跳下树人肩膀,弹跳间,已经跃到数十丈外,开始将令旗一杆杆的拔出地面,收回储物袋中。

    不一会,当看到树人又化作了大树的时候,仲孙康吉看了看蛇精,又看了看维持在四指顶部的光球,笑道:“常德道,算你命不该绝,如若不然,这就是你的下场了!”说完,对准不远处的山坡,激发光球,从光球中瞬间射出一道金色光柱,沿途洞穿大大小小的树干,最后刺穿山顶,直上云霄,照彻夜空。

    看这样前的景象,蛇精暗叫侥幸,如此恐怖威力,自己就算是有护体法宝也没用。按照自己推敲,这种攻击程度,起码是兽修内结结丹成为结丹大妖之后才能抗衡。

    “小兄弟果然厉害,后天级数竟然能施展出这样强大的招数,真是令我大开眼界。”说完,蛇精张嘴吐出一寸许直径的黑色玉球,握在手里,从中拿出了一个储物袋给仲孙康吉,有点讨好的说道:“小兄弟,这里面有五部先天功法和一些能量水英,还有几把神兵。”

    “嗯我叫仲孙康吉,我妹妹叫仲孙莲霞,以后你也别太客气。”仲孙康吉见这蛇精这么识相,也就伸手接了过来,精神力一探,就清楚里面是何物了,对蛇精的态度也缓和了许多,又叮嘱了几句:“你抢来的东西既然对你修炼有用,我们也不要,只是以后可得小心点。虽说你已经是我妹妹的坐骑,与其他兽修不同,但毕竟这天下间,兽修不受待见。”

    “仲孙兄弟不必担心,我化成人形,只有先天强者能凭精神力感应到我气息与常人不同,而先天之下的除非像令妹这样也精通玄门法术,否则断然看不出我是化形大妖。”这蛇精见仲孙康吉态度变好,倒也精明,话语间给仲孙康吉一种自来熟的感觉。

    就在这时,周遭气息突然起了微妙的变化,那些原本支离破碎散落各地的树人躯干突然间纷纷变形,还原成了粗大的树干或者树枝,只不过也是断裂破碎的样子,使得这方圆百丈看起来均是草木枯黄,巨树伏倒断裂,地面坑坑洼洼,飞溅的新鲜泥土到处可见,犹如遭了天灾一般。

    见此情景,仲孙康吉和蛇精明白阵法已经撤去,找了处稍微干净平整的地面落了下去,等候仲孙莲霞回来。毕竟还是有些忌惮仲孙康吉,再加上自己本体受伤和法力所剩无几,蛇精常得道盘坐一旁,见仲孙康吉没说话,在不了解的情况下,也不敢乱说,免得触到霉头,自讨苦吃。

    等到仲孙莲霞收取令旗回来,三人又休息了半个时辰,看到天际已经出现灰白色,这才赶回客栈。

    见到仲孙康吉兄妹毫发无伤,还带了一个脸上长着鱼鳞的人回来,章池和容成千宿自然也不好问什么,至于失去了药草和水螭肉丹的商队,并不认识仲孙康吉兄妹,也没见过蛇精,所以也理会,心中还惦记着先天高手能不能取回自己商队的货物。

    一夜折腾,第二天金乌高照之后,几家商队才陆续赶路。

    还有百余里便能到达北寒府的冰城,加上昨夜商队并没有实际损失,所以联发货栈商队的众人兴致都比较好。因为要到冰剑山庄住几日,所以商队在下午到达冰城时,也添置了一些必需品,然后又继续赶路,希望在今天夜里赶到冰剑山庄,好赶上明天上午的冰剑山庄少庄主婚庆大典。

    一路上,仲孙康吉也从章池口中了解到了冰剑山庄的一些事情。传说千年前有一位叫做太叔天华的先天强者,这位先天强者是位用剑高手,修为已达武神境,号称先天剑神,参与了千年前的白石山斩妖除魔大战,并受命暗中保护北寒府并留意北方兽修动静,之后建立了冰剑山庄。千年过去,那位先天剑神也不知去向,如今坐镇冰剑山庄的有两位武圣,五名武尊,据说还有一位行踪莫测的上任庄主,修为似乎已经达到了武神境界。而这少庄主太叔轩年纪才二十三岁,就已经是后天七层境界,同样是天资卓越的练武奇才,深得修为在武圣境的冰剑山庄庄主器重。

    而这次少庄主大婚,对方女子也是大有身份,据说是昆帝国的九公主。而这九公主师承帝国供奉,年纪刚满二十岁,修为竟也有后天六层。

    当商队离开冰城近百里后,遇到了先一步赶路的另外几家商队,此刻竟然都停在道上,不知在等什么。

    不过仲孙康吉注意到这几家商队里多出了十一个人,而且这十一人中,有十人身着相同的蓝色长袍,胸前绣着一把剑的图案;另有一老者,虽同样蓝色长袍,但袖口和领子上却分别有两道白边修饰。十一人均是手提长剑,在商队旁边盘坐休息。

    “来了,联发货栈的商队到了。”相距不到百米几家商队中就有人喊了起来。那十一人立刻起身,往前走了几步,来到大路中央,伫立不动。

    “你们可是联发货栈的商队?”等联发货栈又靠近了数十米,那站在中央的老者抱剑在胸,高声问道。

    “哈哈哈,原来是太叔宇老哥,多年不见,雄姿尤胜当年,小弟差点没认出来!”章池这会排众而出,原来与这老者认识,笑呵呵的腾空而起,两个起落就到了那老者面前。

    “竟是章老弟你带的队伍!”那老者这会似乎也认出章池了,说话间立刻带上了笑容。

    “来来来,容成兄,仲孙兄弟,还有你们几位,都来认识下。”章池立刻招呼几人上前,给众人介绍:“这位是太叔宇,十年前乃是冰剑山庄外庄的总领事。”随即又对太叔宇问道:“老哥现在是任什么职务?”

    “勉为其难,还是总领事。”太叔长风傲然答道,让人觉得总领事这职位在冰剑山庄似乎很高的样子。

    “老哥果然厉害,小弟佩服!”章池客气了下,介绍起了众人,当介绍到仲孙康吉时,语气变得很恭敬:“这位是仲孙康吉。老哥你别看仲孙兄弟年纪小,虽未入先天,但一身修为却更胜半步先天,堪比武尊强者,一路上多亏了仲孙兄弟帮忙,才得以安全到达这里。”

    太叔宇虽然收敛了气息,但又岂能屏蔽仲孙康吉的精神力探查?仲孙康吉在第一眼看到太叔宇时就发现了其后天十二层的修为。此刻章池介绍过来,仲孙康吉面带微笑,抱了抱拳,并未多说什么。

    “先前就听说你们商队里有很厉害的人物,原来是这位小兄弟来来来,我们来切磋切磋!”太叔宇却是精神一抖,两眼放光,几个闪步就来到仲孙康吉面前,盯着仲孙康吉。

    “哎呀!仲孙兄弟,非常抱歉,我竟然忘了这老哥好武如痴,还请手下留情”章池顿时觉得不妙,急忙替太叔宇说了句话。

    “老弟,你也太看不起老哥我了吧?怎么说我也是半步先天,这位小兄弟如果真像你说的那么厉害,那老哥我更是求之不得。”太叔宇侧过身来,表情非常不悦,然后又对仲孙康吉说道:“小兄弟,别听他的,我们武修者遇强更强,在不断挑战中超越现有水平才是修炼的最佳途径,小兄弟你无需留手,老夫我也会尽力的。”

    仲孙康吉顿觉好笑,这太叔宇也太以自我为中心了,虽然说的有点道理,但也要为别人考虑考虑啊。再说了,就算是大部分武修的脾气相对普通人来说比较火爆,但有几个人会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无缘无故打一场?

    看在章池的面子上,仲孙康吉客气了一下:“总领事醉心武道,令人钦佩,只是今日天色已晚,不如下次再找个时间吧。”

    “仲孙兄弟说的极是,还是先到山庄安顿下来吧。”章池也急忙说道。

    太叔宇抬头看了下天色,眉头微皱,说:“还好吧,最少也还有半个时辰,这天才黑下来,反正这里到山庄也不过三十里路程,已经在山庄的地界范围内,也不用着急。”转而又对仲孙康吉,将手中的剑抱到胸前,说道:“章老弟对你如此推崇,想必定然不假,小兄弟何不露两手?”随后又惊异道:“小兄弟你是纯粹武修?竟然没有携带兵器!”

    见太叔宇态度比较坚决,仲孙康吉只好避过话头,答应道:“总领事既然有心赐教,那就陪总领事走上几招。”

    “左边那座山不错,不如选那地方了”太叔宇环顾四周,最后指着右边四五十丈远的一座高约百丈的小山说道。

    “请”仲孙康吉自然没什么意见。

    “好,老夫先走一步!”太叔宇点点头,脚下用力,便已飞跃而起,转眼间就到了十余丈外,脚尖轻点树梢,借力腾空,犹如闲庭散步般轻松写意,不一会就到了山顶处的一株大树顶端,山顶虽有大风呼啸,却稳立其上不动。

章节目录

修真奥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灌江小说网只为原作者量子弦的思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量子弦的思考并收藏修真奥义最新章节